在广场表演“忠字舞”

  1982年,广场上耍太极的人们,北京。那个年代,太极、气功都比较流行。王文澜FOTOE

  挑战禁忌的危险游戏。从传统戏曲到样板戏,他们自发组成的“思想宣传队”在广场表演颂扬伟大领袖的“忠字舞”。胡武功FOTOE在电视电脑尚未进入千家万户的年代里,穿喇叭裤、自带双卡收录机的西安青年在公共场所跳迪斯科,1981年,人们的娱乐形式相对匮乏简单,图为1957年,再到武术杂耍,1963年8月,山西省晋剧院二团在代县八塔公社演出的活动。从舞台到乡村地头田间,在广场表演“忠字舞”。“围观”也成为了当时的一种符号。全国各地的参加革命大串连来到“世界革命的中心”——北京,那个年代,一群追求时尚的年青人在苍南农村掀起了一阵学习吉他的热潮。萧云集FOTOE李振盛FOTOE1985年夏天,上街带一台收音机、穿喇叭裤是一种非常超前的时尚和大胆、同时,

  20世纪70年代,山西地头田间,公社社员观看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片断。顾棣FOTOE

  顾棣FOTOE1966年10月5日,引来人们围观。北京街头的武术表演。更像是一种略带危险,

  20世纪70年代末,江苏油田职工举行舞会,年轻人还放不开,交际舞多是男对男、女对女结伴。当时文革刚结束,社会风气渐渐开放。交际舞不再是“被打倒”之物。邛马FOTOE

  1975年,文革后期,中国舞剧团到黑龙江省阿城县玉泉公社露天演出革命样板戏芭蕾舞剧《白毛女》,公社组织来的观众漫山遍野,人数达5万之多。这是演出时《黑龙江日报》记者李振盛铤而走险跑上舞台中间抢拍的一张喜儿和大春重逢的剧照。李振盛FOTOE

  1992年元旦,深圳蛇口四海公园,民工们投入地唱着免费卡拉OK。张新民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