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葛一旸开始着手组建新的管理团队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房地产企业融资计划实施呈现井喷之势。从融资渠道看,多家房企公布的境内外融资量均明显增加。从房企的资金成本看,融资成本继续降低,基本告别两位数。

  近期,大发地产管理层开始频繁变动,先有新CFO、CPO走马上任,后有联席公司秘书换人,加上去年下半年的人事更替,大发地产核心管理层已经有五个位置出现了变动。

  罗俊为地产界的明星CFO,曾是中国最年轻的财务总监,先后供职于首创置业、泰禾、中梁、中南建设,在他的帮助下,泰禾融资和资本运作水平得到大幅提升。王峰则在产品的规划设计方面有丰富的经验,还曾参与泰禾标杆产品系“院子系”的打造。

  无论官宣与否,千亿目标都会是大发地产主动或被动的选择。对于大发地产的发展,廖鲁江颇为自信,“2018年头部企业的增幅在30%-40%左右,我们今年的增长至少在40%到50%以上,这是基本的目标。”

  不难看出,大发地产全新的管理团队基本成形,财务、产品、运营均有覆盖。与此同时,大发地产搭建业务架构的速度也在加快,尤其在寻找合作伙伴方面,大发地产格外积极。

  中小型房企的人事换防往往是狂奔的前兆。很多中小型房企将效仿大牌房企的成长路径当做规模跨越的方法之一,而拉拢品牌房企管理团队中的核心人物无疑是最快捷的方式。

  但距离检验“五年3000亿”目标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三年半,时间紧迫的大发地产决定同步进行人事调整和扩张。抱团、融资、拿地,在调整管理团队的同时,大发地产的动作一个接着一个。

  今年3月,大发地产与爱建信托签订了30亿授信规模的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还计划要在未来共同发起设立包括私募股权基金和房地产信托基金在内的各类投资基金。紧接着在4月,大发地产与平安信托进行战略签约,获得了200亿授信金额。

  此前大发地产的招股书披露,在上市前,创办人葛和凯持有大发地产74.6%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其子葛一暘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4.2%,另有两位股东是金林荫及葛和鸣,他们分别是葛和凯的妻子和侄子。

  2018年,大发地产录得合同销售金额125.24亿,百亿大发地产是否足以支撑起庞大的3000亿规模目标?现在或许还没人敢轻易下定论。但眼下,资金问题是大发地产的一大烦恼,为了获得资金,其尝尽各种方式,甚至不惜进行高成本融资。

  大发地产分别产生净亏损1.498亿元及1.686亿元,2015年及2016年,为了做大规模,他接手的前几年,大发地产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直到2017年才扭亏为盈。同时拿到更多的资金,1983年出生的葛一旸在生意场上要大胆许多。葛一旸决定要把大发地产推上资本市场。相比父亲略显保守的作风,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4月以来,大发地产陆续与金科、雅居乐、同信、三巽、坤山等房企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此外,大发地产的合作名单中还有航源飞行器制造公司、VTP公司、山水文园等数个非专业地产开发企业的身影,这些企业都有一个共通点,它们都涉足文旅或特色小镇等领域。合作名单中的蛛丝马迹也在透露着大发正在谋划布局文旅地产,但大发内部人士并未给出回复。

  上市之后的大发地产似乎有了更多的底气,就像廖鲁江所说的,“招兵买马、战略进取”。廖鲁江之后,中海出来的冷俊峰加盟大发地产,成为大发地产的首席运营官。今年以来,大发地产又吸引了更多管理人才的加入,近期原中南置地副总裁罗俊,原泰禾集团助理总裁、设计中心总经理王峰加盟,分别出任CFO和CPO。

  4月26日,大发地产发行了一笔1.2亿的美元私募债,这笔私募债的票面利率高达13.5%。中原地产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主流房企的境外融资成本基本维持在6%-8%之间,境内公司债成本多在5%以内,部分渠道的成本甚至降至4%以下。

  大发地产高息融资背后是债务压力,今年大发地产的拿地速度也有所放缓,近5个月的时间里,其仅在常州拿下三宗土地,“我们追求稳健发展。”大发地产内部人士这样解释。

  不过,金林荫及葛和鸣不曾在大发地产任职,葛和凯与葛一旸两父子也已在四年前完成了一二代的交接。2015年,葛和凯辞去董事会职位,仅作为集团高级顾问以提供战略意见,葛一暘接棒,成为大发地产新的掌舵人。

  尽管3000亿目标被大发地产内部人士否定,但去年廖鲁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千亿也好,3000亿也罢,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你别无选择。”他同时认为,黑马房企的增长速度是惊人的,是超常规的。

  在正式奔赴资本市场之前,葛一旸开始着手组建新的管理团队,他挖来了原来在世茂负责营运管理、信息系统及人力资源事宜的执行董事廖鲁江。廖鲁江的加盟给大发地产注入了一剂“兴奋剂”,他曾坦言,中型房企如果想要在未来活下去就必须拿出奋斗者之心,拿出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魄力,招兵买马,战略进取。

  只是,对于百亿线亿的终点实在有些遥远。即使大发地产不断加速,外界的质疑声却未停止。不过,大发地产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有关“3000亿目标”的信息并不准确,公司从未对外官宣过这一数字,并强调大发地产正在稳步前行。

  在中国,温商和闽商一样,天生看重家族传承,喜欢用家族管理的模式去运营自家的企业。从温州起家的大发地产虽然称不上是一家彻头彻尾的家族企业,但其过去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仍有着浓厚的家族气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